时刻准备再征太空

2021-12-14 05:5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时刻准备再征太空

    12月7日,在北京航天城举行的见面会上,神舟十二号航天员汤洪波、聂海胜、刘伯明(从左至右)在回答记者提问。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这一边,神舟十三号航天员在太空授课,另一边,神舟十二号航天员在返回地球两个多月后,终于公开亮相。12月7日,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结束隔离后首次与媒体记者正式见面。

    当天14时许,北京航天城。3位航天员精神抖擞、笑容满满,一入场便引来无数快门声。落座后,他们带来了驻留中国空间站和返回地球后的一箩筐故事。

    6月17日,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乘坐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升空;9月17日,他们从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载誉归来。

    刚刚返回地面时,汤洪波说:“太空的生活很美好,回家的感觉更好。”在当天的见面会上,他则感慨道:“这是我第一次太空飞行,现在我还时常怀念那3个月的神奇旅行。”

    回忆起太空出舱,汤洪波说,最考验人的是准备过程。他认为正是由于前期充分的准备,才能够圆满完成出舱任务,“第一次出舱长达约7小时,无论是航天员还是舱外航天服,都很好地经受住了考验。”

    他还告诉记者,经过几次和地面的协同测试,自己对服装的状态和自己的准备都特别有信心,“在执行出舱任务的前一晚,我睡得特别香。”

    出舱过程中,汤洪波看到了令他心旷神怡的太空美景,“仿佛置身于科幻大片的环境,终生难忘。”

    谈及3个月的太空生活,聂海胜说,这是中国空间站首次载人飞行任务,“3个月的时间,很漫长、也很短暂。我们完成了核心舱组合体的日常管理以及大量的科学试验,还执行了两次出舱活动并进行舱外作业,很多记忆都弥足珍贵,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航天员在中国空间站是怎么睡觉的?这是不少网友关心的问题,刘伯明在见面会上做了“揭秘”。

    “我们仨的睡眠姿势各不相同,我自己是把睡袋绑到床上,聂海胜是‘飘着睡’,而汤洪波则是一边绑一边‘飘’。”刘伯明说,不管是哪个姿势,只要保证睡眠质量就好。

    他在太空中的睡眠时间基本固定,一般在8个小时左右,每天睡觉之前会用20-30分钟来听听音乐、写写笔记。

    “只有保证充足的睡眠,在外太空的工作效率才会更高,因此,无论失重的太空或不失重的地面,我的睡眠基本是一样的。”刘伯明说。

    在太空中是否会做梦?刘伯明说他有时也会做梦,比如出舱之前,梦到自己出舱时会不会碰到外星人,碰到外星人要用哪种语言和他们交流,是否要用肢体语言。

    话音未落,在场众人会心一笑。刘伯明接着说,“有时周末我们仨会在一起相互交流,讨论谁做没做过梦等,非常有趣。”

    当天,刘伯明还讲了自己两次出舱的感受:“这次任务我近距离领略了太空的奇妙感受,应该说,第一次出舱活动,兴奋和激动多一些,第二次更加从容和自信。”

    刘伯明说,神舟十二号乘组领跑空间站“第一棒”有压力,更是一种荣誉,“既然选择了太空,就只顾风雨兼程”。他表示,飞行中不可避免会遇到许多未知的挑战,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在返回地面后,刘伯明与科研人员进行了深入交流,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并将在外太空写的总结和飞行体会与大队所有战友进行了分享,“这也是我们乘组带给航天人的重要礼物”。

    展望未来,他相信浩瀚太空会留下更多中国人的身影和足迹。

    作为首位太空驻留突破100天的中国航天员,聂海胜已经3次上太空,并两次担任指令长,还执行了空间出舱活动,也获得了很多荣誉。

    但每一次执行完任务,聂海胜都会告诉自己,不能由于沉甸甸的成绩和荣誉停止自己的步伐,更不能因年龄的增长而放松了标准、放弃了追求,要把这些变成更大的动力和奋斗激情。

    “我们航天员一心只为飞天、一生只为飞天,完成返回后恢复任务,我依然会保持飞天初心,归零心态、投入训练,时刻准备再次为国出征太空。”聂海胜说。

    至于3次飞行任务的不同,聂海胜说,每次都有新的感触和体会,最直接的就是舒适度不断提升、可靠性越来越高,活动空间变大了,太空食品也越来越丰富,“我们有了更多享受太空生活的体验”。

    见面会上,3位航天员还带来了一份特殊的“太空礼物”——他们此前在太空拍摄的一组地球高清图片。在此前3个月的太空生活中,他们3位偶尔拿起相机,记录太空美景。

    刘伯明还在空间站作了一幅画,带回来准备送给家人。他说,在空间站执行任务期间,女儿每个周末都会和自己视频,“害怕我孤单,也害怕我寂寞,是心理上的一种安慰。”

    汤洪波很喜欢空间站工作服上的任务标,从空间站撤离的时候,他将任务标摘下来,带回地面,准备送给儿子。

    当天,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大队长景海鹏介绍了乘组返回后恢复情况及后续打算。据他介绍,乘组飞行正常返回后恢复期主要分为隔离恢复阶段、疗养恢复阶段、恢复观察阶段3个阶段实施。截至目前,第二阶段工作已完成。

    景海鹏说,从整体来看,3位航天员情绪稳定、心理状态良好,体重稳定在飞行前水平,肌肉力量、耐力和运动心肺功能储备得到了进一步恢复,达到了预期效果。接下来,航天员将全面转入恢复观察阶段。

    “待完成任务返回,恢复健康评估总结后,3位航天员将转入正常训练工作。”景海鹏说。

占康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12月14日 1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