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同城试水社交拼单

2021-12-16 00:01 来源:媒体滚动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顺丰同城试水社交拼单

顺丰同城不断折腾,最终还是打起了C端的流量算盘。近日,北京商报记者独家发现,顺丰同城上线了一款名为“埋单单”的微信小程序,以多单同送模式,主打3公里范围的社交拼单服务。据了解,平台不仅接入了瑞幸咖啡、喜茶等,未来还将拓展餐饮外卖等其他服务。基于超50万商家服务体量,顺丰同城仍未放下做C端平台的念想。拼单能成为其第二条增长曲线吗?

打入下午茶请客场景

顺丰同城仍然难以割舍本地生活这块“蛋糕”,近日其上线的“埋单单”便是一款方便用户线上请客下单的平台。北京商报记者浏览发现,用户可选择朋友选购、自己买单,或是自己买单、朋友挑选两种模式,切入的消费场景主要为下午茶、请客。根据介绍,接入的品牌包括奈雪的茶、麦当劳、喜茶、瑞幸咖啡等,均为顺丰同城合作的重要客户。

同时,北京商报记者还观察到,基于用户的地址信息,平台会自动同时推荐多家门店。以顺丰速运深圳总部为例,可下单的门店包括奈雪的茶、喜茶、瑞幸咖啡、麦当劳、肯德基和Times咖啡。这些门店距离都非常接近,比如喜茶的门店离公司的步行距离约为175米。显而易见,“埋单单”在起步阶段计划先从写字楼用户群切入。这类人群的下午茶消费不仅较为典型和高频,而且写字楼附近的奶茶、快餐店也较为密集。

据介绍,目前“埋单单”在上海和深圳部分区域进行试水。“‘埋单单’的定位是社交型请客模式,目前还处于验证阶段。除了两种请客玩法,还包括了跨门店选品、实物红包、炫耀互动等功能模块,后续不排除拓展至餐饮外卖等其他类目。”顺丰同城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

“下午茶很适合商务洽谈场景,也是消费水平提高的标志,顺丰同城切入这个细分赛道主要还是看中了这个消费趋势,是一个新尝试。”快递专业人士徐勇认为。

不过,和外卖平台相比,“埋单单”单个门店的商品丰富度较为有限。例如上述喜茶门店仅上线了9款奶茶饮品,而其在美团的选项超过了20款。

多取同送模式好用吗

和众多平台普通拼单不同的是,在配送端,“埋单单”采取的是串联模式,即骑手将多个订单配送至同一个地址。据了解,用户在平台上可购买3公里范围内的门店商品,最多仅能选择4家不同门店,基础配送费为8元,每增加1个门店选项,需要添加3元的跑腿费。

那么,较之目前市面上普遍的一人多单、一对一专送模式,多取同送模式在用户端有多大吸引力呢?北京商报记者以顺丰深圳总部为定位地址,在深圳市软件产业园的喜茶、瑞幸咖啡和麦当劳门店分别下单一份芝芝多肉青提、丝绒拿铁和菠萝派,将“埋单单”、美团、饿了么进行时效和价格上的对比。若是按照美团、饿了么的配送模式,用户在多个商家下单后,会有多位骑手依次将商品送达。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埋单单”在时效和价格上已经逼近美团,但优于饿了么。“埋单单”的时效为1小时左右,结算共71元;美团最长时效为40分钟,合计70.8元。饿了么的麦当劳门店因为需要凑单,且喜茶门店需要代买,因此推高了配送价格和时效,合计90元,最长等待1小时15分钟左右,商品才能送达完毕。

若是单买一款商品,如瑞幸咖啡的丝绒拿铁,“埋单单”总价为26元,包括18元的商品费和8元的基础配送费。而美团和饿了么的商品费达到20.3元和32元,但加上较低的配送费和店铺优惠,总价为24.3元和28元。此外,三者在时效上非常接近,大致在40分钟左右。

因此,“埋单单”能拿下低价,主要是商品价格便宜于其他平台。这也意味着,如果“埋单单”商品价与美团持平,整体价格优势便会因较高的配送费有所削弱。例如一款喜茶的芝芝多肉青提,美团在免配送费和使用抵用券后,订单价格为30元,而“埋单单”为40元。

高成本谁埋单

无论是缩小配送范围,还是以请客模式进行拼单,可见顺丰同城企图以朋友分享的社交裂变、切入固定时间点的用餐场景来聚集更多订单需求,从而在“埋单单”上形成流量池,来增强平台对商家、骑手端的拉动作用。

12月14日,顺丰同城成功登陆港交所,然而当日开盘就出现了破发情形,跌幅超过9%。据万得股票数据显示,截至12月15日下午1点,顺丰同城总市值为130.7亿港元,发行价为14港元/股,跌幅达6.04%。

较之美团、饿了么,以及背靠京东的达达集团,顺丰同城可持续的流量路径从哪儿来,这或许是资本市场持续观望的事情之一。财报显示,顺丰同城近几年在商家端和用户端的增速有所放缓。2018-2020年,其复合年增长率分别为258.3%、253.5%和208.7%,而订单量复合年增长率分别为424.1%、105.7%和152.5%。

截至2021年5月31日,顺丰同城上的注册商家数量约53万。而在2021年的前5个月,顺丰同城前五大客户除了订单量占比达38.6%的顺丰控股,其余4家客户均为餐饮企业,贡献了22.5%的订单。值得一提的是,“丰食”团餐新业务的增幅较为明显。2020年,该业务收入为144.6万元,而在2021年前5月,该收入增长至748.7万元。

事实上,“丰食”于2020年上线时,顺丰同城曾紧急辟谣,称不是对标美团、饿了么,主要做企业团餐业务。在2021年4月,针对子公司新增外卖递送服务,顺丰同城相关负责人也曾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不会做C端市场。然而,急于证明增长能力的顺丰同城,仍然难抵外卖消费场景高频、高密度且稳定的订单诱惑。

不过,电商分析师鲁振旺认为,美团已经占据了较大市场,顺丰同城以细分场景做就近配送,要想做成规模化,挑战很大。“一方面很难判断上班族对多取同送到底有多少明确的需求,另一方面,较之美团,顺丰同城配送成本高,对市场规模也会有一定压缩。”

简而言之,顺丰同城需要让订单量足够密集,才能有效降低成本压力。财报资料显示,与阿里、哈啰出行抱团的顺丰同城计划以4.26亿港元进一步扩大市场和运力池,瞄准东北及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较快的一二线城市市县。2022-2024年,顺丰同城预估将每年扩张约100个新市县。

北京商报记者 何倩